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06阅读
  • 0回复

广州黄埔区:新龙镇金坑村强拆乱象背后(转)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步和里说
 

发帖
233
风云钱币
879
风云威望
438
风云贡献
548
风云银元
548
风云好评
548
“三旧改造”,是广东省特有的改造模式。城中村是广州人居环境最差、安全隐患最多、治安形势最复杂的地方,集体经济模式较为粗放低效。因此,广州制定了《广州市“城中村”改造三年(2018-2020年)行动计划》,本旨在建设更美广州,同时为村集体、为村民带来创富机会。

城中村改造,本身就是一个多方利益博弈的过程。近期,在广州市黄埔区掀起的旧改浪潮中,种种强拆乱象,也令人大开眼界。

“找谁都没有用,城管就可以直接处理的!我们就是依法依规的政 府行为。”金坑村驻村书 记李昶的口头禅在村民中广为流传。


2006年5月24日,国 务 院办公厅转发建设部等部门《关于调整住房供应结构稳定住房价格意见的通知》中载明:“要量力而行,严禁大拆大建,在没有落实拆迁安置房源和补偿政策不到位的情况下,不得实施拆迁,不得损害群众合法利益”。 2010年5月15日,《国 务 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第四条规定:对采取停水、停电、阻断交通等野蛮手段逼迫搬迁,以及采取“株连式拆迁”和“突击拆迁”等方式违法强制拆迁的,要严格追究有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的责任。 2011年12月26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关于村镇建设中严格贯彻落实<农村基层干部廉洁履行职责若干规定(试行)>的通知》中载明:“严禁大拆大建、强拆强建,防止对农村传统文化、乡土风情、地方特色和民族风貌的破坏”。 李昶书 记口中的政 府行为难道不是中国政 府?还是他李书 记的政 府?国 务 院相关部委三令五申严禁大拆大建、强制强建。而在李书 记的带领下,金坑村每个星期都布置强拆任务多达上万方,请问李书 记,你这个书 记是怎么做的?还是你能够建立国中国?

记者在金坑村邓屋片区暗访几天发现,每天都有城管在村民家贴违建告示,而所有的告示都同出一撤,抬头都是:当事人。根本不符合国家行政规定的通知。甚至在同一天记者发现,一组城管队伍对同一间房屋贴这样的违规通知多达十次八次!村民告诉记者这是还没有跟旧改公司签改造协议的,城管就专门针对这部分村民进行违建告示轰炸。而大部分签了改造协议的村民到现在都没有得到该有的补偿。



在村民提供的补偿协议第七条非居住用途房屋补偿:非居住用途房屋指用来养殖牲畜、存放物料、停车、经营等非居住使用的房屋,则按不同的结构类型分别给予一次性建筑成本补偿(其中,A框架结构给予每平米1000元补偿;B混合结构给予每平米800元补偿;C砖木结构给予每平米600元补偿)。而在政 府官网公示的第七条非居住用途房屋补偿:非居住用途房屋指用来养殖牲畜、存放物料且层高不足2.2米的房屋,则按不同的结构类型分别给予一次性建筑成本价补偿。这是阴阳方案?为何不一致?里面存在的补偿差距那么大,失去的部分进了谁的口袋?



记者以村民的身份向他们询问得知,这是他们的陶教队长要求他们的工作,陶队长直言:“这就是政 府行为,不存在扰民一说,对于不配合的就要采取强制手段,强拆的平方数是要达到上级领导要求的。”当记者询问到底是哪个上级,是新龙镇还是黄埔区?陶教直接来了一句:“这是政 府机密,不可以告知。就算找律师要求公示也没用,这是要保密的。”既然陶教队长的政 治觉悟那么高,那么请问陶教队长,你把群众利益放在哪里了?还是说你代表了旧改公司的利益?为了一己私欲,就可以利用群众赋予的权利骑在群众头上作威作福?还是你跟李昶用你们的方式,把房屋定性违建,然后强迫村委会承认村民违建,挑起基层的群众上 访,这是哪个政 府教你的做事方式?

金坑村邓屋片区的群众向记者证实,他们一直没有村民会议,更没有村民代表会议,至于党员会议更加能够追溯到五六年前。几个老党员向记者表示,他们三十多年的党龄,还没有遇到过如此的党支部,一直没有党建工作,没有党的指导思想的学习。李姓干部直接成为了旧改公司的利益代言人,从来不关心群众的切身利益,开口闭口就是他们的是政 府行为,不管是谁都要配合,谁都阻止不了!

邓屋片区社里面从来不用村民开会,什么都是社长说了算,盖章更加不用通过村民表决,也可以直接绕开村委会,八个社长真的在社里面做到只手遮天,翻云覆雨!村里面账目也从来不公开,村民申请公开,社长直接说:“就算公开了,你们也看不懂!”。而在村中的表决,从来不是开村民会议,而是社长找人挨家挨户去找一个人代表一家人进行表决,或者让一个人代表一个家族进行表决。这完全不符合有关规定,村里面反对的人数多达七八成,但是他们对外公示的同意数量却那么高?请问这是怎么来的?是数 据造假?还是人为造假?有关监管部门是不知道还是不想知道?

村中邓屋片区多个老人向记者诉苦说:“李书 记,陶教等人的行为就是逼着村民把太公(祖宗)都拿出去买了住高楼,然后全家人去打工交物业费!”李昶,陶教等人带领下的拆迁,村民到现在都没有完全了解补贴方案,至于村中的集体物业,到现在都是只字不提,在村中甚至流出了这部分集体物业已经给某几个社长收入囊中。以至于现在各个社长开豪车,住别墅。这些社长甚至欺骗村民,说让村民在18年后的违建的房屋能够合法化得到补偿,前提是每栋房屋的给社长8000元的现金可以得到合法补偿,他们来操作。最后由于太多的利益没有协调处理好,村民集体上 访到了旧改公司,社长们才统一叫停此行为,把部分费用退给了村民。这是不是欺诈行为?请问相关监管部门,你们是不知道还是不愿知道?

村民都表示他们都非常支持依法依规公开透明的三旧改造,他们也希望生活越来越好,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不拆天天遭到城管的非法骚扰,拆了不知道去哪里住?小孩不知道去哪里上学?基本的生活保障也不知道该怎么进行?

被村民称为“温扒房”的温泽明社长在村中叫嚣:“你们做不到的,我们都可以做,土地规划流转,李昶做不了的,我大哥林武飞都可以处理,你们跟我作对,注定你们没有好下场的。”

林武飞?何许人也?根据村民介绍,原来旧改公司的广州科城恒骏投资有限公司的幕后三旧改造策划人就是此人。而林武飞是有能耐直接把土地规划流转调整,根本不需要通过村集体跟区政 府相关部门,金坑村的集体自留地就是他用自己的关系变成了流转用地,所有村民都不知情。农民的个人责任田在没有任何消息的情况下变为国有土地,林武飞联合当地的地痞流氓头子邓华波,勾结八个社的社长温泽明,邓复贤等人,就可以直接把农民世世代代的耕地强行变更,敢问他是何方神圣?

更为神奇的是,在林武飞,邓华波为首的指挥下,温扒房等八个社长联合地痞流氓从2017年开始在邓屋片区“种房”,今天盖,明天测量申报数 据,通过如此手段把原本属于村民的补偿方数装进自己口袋,温扒房经常对外说:“钱那么多,都不知道该怎么花了!”之前媒体报道过相关事情,他们通过外嫁女,外乡人的身 份 证信息,非法套取补偿面积几万方,后面被曝光之后,才把部分面积改正,但是大部分还是他们内部非法侵占了!



更为让人气愤的是邓华波,经常对外宣传:“我波哥没什么处理不了的”。在林武飞跟波哥的勾结下,他们非法占用村民几百亩的基本农田用来填土洗沙,对村民说是租用,自从旧改公司进驻后,他们就借此为名,不交租金,在农田上胡作胡为,乱倒乱填,对外宣称是已经被征收了,村民没有权利过问!那么李镇长到现在要求复绿,有事什么骚操作?难道李镇长也是法盲?不知道国家一直强调要保护基本农田?此事已经严重违反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属于严重的刑事案件,区政 府多次调查,但是在林武飞的协调下,一直没有把相关犯罪分子绳之於法。难道林武飞跟波哥真的是无所不能?执法部门都不得不为之让路?还是幕后有更大的保 护 伞?还是有更大的利益输送?

温泽明在社里面更是嚣张,无视所有人,还直接侮辱保家卫国的退伍军 人,试问没有军 人,温泽明能够在安定的社会环境下做他的“温扒房”行为?还是他所说的他大哥林武飞什么都可以处理?诽谤侮辱军 人及其家属,如果涉嫌诽谤罪,依据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 治权利。一个劣迹斑斑的社长是不是真的想挑战一下国家法律的底线?还是真的有某些人认为自己可以成为一言堂?



虽然黄埔区旧改实行市场化运作,开发商主导,政 府主要是引导。巨大的旧改利润,让开发商对“旧改”趋之若鹜,而旧改手续复杂拆迁难度大,官方的强力深度配合介入,以至于黄埔区旧改发展成现金的群众敢怒不敢言的状况。黄埔区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权力得不到有效监督,审批权力的下移或也只是一次腐败空间的下移。某些政 府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利带头成为旧改公司的利益代言人,把村民集体的利益变成自己的小金库,这是旧改积弊,期望相关部门严谨把关,真正的为民办事,让广大村民真正感受到旧改带来的生活便利,而不是生活变得越来越差!

希望有关部门彻查金坑村种种违法乱象,彻查某些打着政 府旗号实行个人利益为主的官员,还金坑村群众一个青天白日。金坑村的今天就是某些人在破坏党群关系,严重损害政 府公信力。期待上级政 府能够重视金坑村的种种迹象,重拾当地村民对政 府的信任!

对于金坑村的种种强拆违法乱象,记者将继续跟踪报道!转自潮科技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