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8346阅读
  • 0回复

大冶法院执行局这个衙门,是铁扫帚都扫不进的角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yili398
 

发帖
56
风云钱币
128
风云威望
70
风云贡献
70
风云银元
70
风云好评
70
     尊敬的网友诸君:你们好!我叫黄美英,是大冶法院申请执行人,此案被执行人为灵乡谈桥村人傅方红,我与大冶法院执行局这些法官们打交道也有好几年了,我十分惊奇地发现,尽管以习总书记为首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上任以来,全国各个行政机关的风气有长足进步,大冶法院也将向执行难全面宣战的口号喊得震天响,该院院长王军、执行局长柯劲松等人也做足了表面功夫,电视里播的、报章里载的,我们也看到他们跑到殷祖、刘仁八等边远山区乡镇去捉老赖,但在里子上,在深层次问题上,他们仍然是齐气镶根、上下一心、铁板一块地固守着过去的陋习,虽然外面巳是春暖花开、绿柳成荫,这里仍然是严冰封冻,余谓不信,请看如下事实吧!因我方诉傅方红一案,自2009年大冶法院判决以来,执行工作长期处于停滞状态,大冶检院的检察官们实在看不过眼了,于2015年9月份向大冶法院发出监督函,监督此案执行,大冶法院执行局经办此案的杨裕春、小许为了应付一下大冶检院,也为了顺便搪塞一下我本人,2016年元月份,杨许二人到谈桥村找村支书傅福加作了份笔录,据此笔录所云:傅方红08年所买的,那辆车牌号为鄂BA7905的小车巳抵债抵予他人了,我心里清楚,杨许二人搅尽脑汁作这份笔录的用意无非是说,傅方红家里穷,无财产可供执行,要我死了要傅方红还款之心,然而,正是杨裕春、小许这份笔录,露了马脚、漏了桶底、授人以柄,因为傅方红这辆车子是被大冶法院查封了的,而将法院巳查封的车子抵予他人是非法的、无效的,法院是随时可以追回的,并可依法追究傅方红的拒执罪,于是我要求杨许二人将话说清楚点,看看傅方红的车子究竟抵给谁了,杨许二人眼见不能自圆其说,双双将我的手机号纳入了拒接的黑名单,万般无奈之际,我找到该院服务台,请他们与杨许二人联系,让他们二人把一人下来与我沟通一下,不管怎样,案子在他们手上,不能连电话都不接吧!没想到,电话那头,杨许二人一见是我找他们,连忙推说有事,挂断电话,象躲瘟神一样躲着我,不得巳,我打听到在该院执行局长柯劲松接待访民的那一天,特地从黄石起了个大早,赶到大冶法院,柯劲松为大冶法院执行部门的最高首长,在他接待的那天访民特别多,我提出诉求后,柯劲松毫不含糊地说,他不可能叫杨许二人去了解车子的下落,要我自己去,我退而求其次,要求他叫杨许二人中的一人下来沟通一下,柯劲松不肯,要我去找服务台与他们联系,还以自己很忙为由将我扫地出门,去年12月7日,省人大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的决定》的新规,明确指出:公安机关应当根据人民法院的协作要求,协助查找被执行人下落,我在今年年初的某次上访中向柯劲松提求,请他们向公安部门提出协作要求,查找傅方红下落,柯劲松当即表态,可以向公要部门提出此要求,但要经过院领导开会通过一下,过了几个月,我再找他时,他把话说变了,他说即使他向公安部门提出请求也没用,他还忽悠我说,我可以向法院提出刑事自诉,以追究傅方红的拒执罪,我的天,即使是三岁小孩,也知道这是假的,你们想想,给一个人定罪,让人坐牢,那是非同小可之事,是必须要有完整的、无懈可击的证据链的,现在连车子的去向都没弄清楚,凭什么给傅方红定罪呢?柯劲松这样说不是明摆着哄我走岔路吗?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